返回

第六章 独山英雄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.feishuwx.com
    第六章 独山英雄营 (第1/3页)

第一节孩子孩子

    黎平大战后,我们转移了,可是敌人没有那么轻松地放过我们,尤其是受创的周混元师紧追不舍;周混元向薛岳与他的校长立下了军令状,必歼灭我军于贵州境内;他的校长大为赞赏,把他的师补满兵员,薛岳为照顾校长面子,担心他有失,为他又补充了一个加强团,补充完弹药给养后,继续追碾中央红军。

    他也是真有办法,呼叫飞机来帮助拦截红军部队。

    部队沿着贵州茶马道向独山方向前进,敌人的飞机时不时的出现在我们头顶,向我们的队伍扫射。

    红军幼儿园的儿童们全住进特制的5马划犁车,由坚厚的松木做成,在石路上跌宕行进;大划犁车里有4名儿童,1名保育员;在划犁车外是随行保护的警卫营战士;四营与工兵营做开路先锋,逢山劈山,遇水架桥;由于一营,二营在后面阻击迟滞追敌,所以并没有出现很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飞机又来袭击了,扫射着他下方无可奈何的红军部队,战士们吃尽了飞机带来的苦头,尽可能的往树林里,峭壁下面躲避;待敌人的飞机走后,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意外总是出乎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飞机扫射的子弹集中了树林中躲避的马匹的右臀部位,平常显得很温顺的马暴躁不安起来,带动着其他四皮马狂乱不止,车夫扯拽不住,从树林中冲到路面上,正顶在飞机的下方。

    车倒了,孩子们从车里窜脱出来,飞机已经开始降低,靠近了;警卫营的老红军们见抱走孩子已经来不及,就把孩子按在自己的怀里,趴在地上抵挡飞机的扫射。

    旁边的战士们不顾飞机的扫射了,向孩子这里跑来;将几个鲜血湿满后背的老红军战士扶着,卫生员和跑过来的医生开始抢救;清醒一点的老红军微微睁开双眼,嘴里哆哆嗦嗦的叫着:孩子,孩子。

    旁边哭泣的战士告诉他孩子很好,都很好,没有一个受伤,老红军放心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正在指挥着工兵营进行开崖破路,教导营营长警卫员跑了上来。

    报告,团长,出事了!

    什么事,快说。

    刚才飞机扫射,教导营为了保护孩子牺牲3个战友,重伤2个,正在抢救。

    我抛下镐把子,连忙与警卫员赶到现场,政委已经到了,表情很悲痛,旁边站着的营长,参谋长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我脱帽向几位牺牲的老红军敬礼,亲自把几位红军遗体安置在一处悬崖之下,待革命胜利后好好安葬。

    看见几个孩子都很好,没受到什么伤害。

    咦,这不是?这不是南城那个娃娃么?

    是她,现在还不稳定,天天晚上做噩梦,白天也不愿意吃饭;保育员告诉我。

    我仔细盯着孩子的眼睛,孩子的眼睛有胆怯,有慌张,有躲避,有惊吓留下的呆滞,我心疼的抱起孩子,对保育员说:孩子教给我吧,你忙吧!

    与政委,参谋长开了简短的会议后,夜晚树林中,在赶来开会的营连排班长到齐后,我开始代表团部与团党委发言。

    同志们,我们以往成立的英雄团队,很多是战功赫赫,战绩凛然的部队,也是英雄人物辈出的部队;今天,我们也要有一个英雄部队诞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feishuwx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