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四章 落难的红军战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.feishuwx.com
    第四章 落难的红军战友 (第1/3页)

第一节再次的垂死

    光

    我看到了光。

    我知道了,又一次大难不死,是战友们把我从死人堆里抬了回来。

    手术这么样?

    哎!是正面迎击,子弹是取出来了,看能挺的过今天吧

    用最好的药,一定要抢救过来,他是我们全军的英雄,是我们红军的骄傲。好伢子啊。一股浑厚的川音传来。

    我再一次的进入垂死之中,彻底昏迷的时候听见了许多慌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毛子哥,一道闪电将我击醒,我费尽力气,眼睛挣开了一道缝隙

    在我的床边,站着几个穿灰布军装的中年人;他们关切的瞧着我,我何其幸也,每次受伤,都会有好人相顾。

    醒了,醒了。小护士高声的喊着。

    门推开了,那几个穿灰布军装的中年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小同志,好点了么?

    嗯,我轻轻的哼出声来。

    我来说,你来听,不用说话。

    你是毛娃子同志吧。你提供的作战训练,和经验,我们全军推广,在这次战役中发挥了重大作用,有效的迟滞了敌人,给中央的各项准备工作争取了宝贵的时间,你是我们红军的英雄,我们红军的骄傲,嗨!老刘,你来说吧!

    娃子同志,鉴于我军有重大行动,需要将你们这批重伤员安置在老乡家里,希望你早日恢复健康,早日归队。

    归个驴队啊,留的住几个啊。一个粗鲁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走吧,走吧,别影响伢子休息了。伢子啊,伤早点好起来哇,我们走了。

    我的脑袋当机了,红军要准备长征了,把我们这样的伤员放在老乡家里,十不存一。

    第二节怀念

    躺在老乡家的地窖里,一个60多岁的老阿妈用那已经干瘪的手一勺一勺的喂着我,胳膊和头上的伤好的差不多,肋骨那还有隐痛,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和老阿妈聊着天,知道了和我这样寄养在老乡家里的有好几百位战友;到来的敌人把很多的红军伤员找到杀掉了,把他们的房子烧了,只有搭茅草屋子。像我这样走不了的战士,有的寄养在老乡家的猪圈里,有的寄养在老乡家的地窖里,又的寄养在山洞里,有的寄养在深山老沟里;我是寄养在老乡家的地窖里。

    为自己担心,也为养伤的战友们担心,敌人的大部队把房子烧了,很快,还乡团就要过来了,危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中央红军已经离开了,走到哪里了呢,红四团现在情况如何呀,离开部队,真切的感觉到自己就是个浮萍,连个扎地的野草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百灵鸟,你还好吗;部队换防了,她大概已经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feishuwx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